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如果重遇你

上架时间:2018-09-21

如果重遇你 已完结

如果重遇你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洪恩 分类:都市言情

四年前的一场钻石风波,让夏言失去了一切,她被困在原地无法走出困局,对未来不抱任何希望的她,却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一颗不会发芽的种子。当夏言小心翼翼走进他的世界的时候,却发现只是上天给她开了一个玩笑……当一个叫金允诺男人出现的时候,她的人生从此便有了晴天。然而幸福从来就不属于夏言,她的人生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后慢慢的推着她……两个不同身份的人,无意间的碰撞,却只是上天的几秒游戏而已。 那年初秋他说:“就算忘记天地,也不会忘记她的……” 而她明白了:“她今生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遇见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生每时每刻都上演着一慕慕动人心弦的故事,我们每个人降到人世间的那一刻,是否都注定了一个身份。

国王还是蝼蚁?

漫长的等候中错过的时间,错过的伊人,最后只留下叹息。

那年冬天的我,却因为一个谎言,让不同身份轨迹上的两个人,撞到了一起。又或许是命运早早地,就安排好了一切。

初秋时分,微风正轻轻地吹拂着街道两旁的梧桐树,树木间飘落着棉絮,如雪白的羽翼,散落在初秋的街道。一个如同漫画中走出来的男子,站在一家摄影室外面,他的轮廓像是精美雕刻的工艺品,深棕色的眼睛像昼夜里的月光,闪闪发亮,他身上散发高贵的气质,令人窒息,他眼底一抹淡淡伤隐,在他的脚下蹲着一只猫咪,他们都面向着一副海报,似乎有话要对这幅海报说一样。

2006年的夏末时分!

大地早已就褪去了炎热,偶尔伴着一阵阵的微风吹动着街道两旁的树木。傍晚幽静,天空中朵朵的白云,漂浮在一片祥和宁静的天空上,街道上的行人匆匆,一个个匆忙的身影,行走在城市里的每个角落。

“你说,如果现在能离开这个世界,我们会到哪里,又或者?我们双手消失不见了,我们还能做什么?”

女孩的声音清甜。

一座幽美的庭院里。

庭院看起来有另一种意境的美丽,红砖砌成的围墙上盛开着许多美丽的蔷薇花,庭院里有座凉亭,还有一口古老的水井,在凉亭的不远处有两个秋千,坐在秋千上一眼望去,是一片粉色蔷薇花,庭院里的人似乎对蔷薇花情有独钟,而庭院里的另一处,地上插满了高矮不齐木桩。

从庭院中可以看见,一位年约二十左右岁的女孩子,正坐在窗户前吹着风,风轻轻的吹拂着她的秀发,看起来十分温婉动人。

她面容有些惆怅,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她有些苦笑的望着窗外,眼神一抹哀伤。

“我想这不重要吧!”

倘若大的屋子里,传来了脚步的声音。

“哒——!”

“哒——!”

“哒——!”

一个女孩缓缓的走了过来。

坐在窗户边,正吹着风的洪袖,被传来的脚步声叫醒了她片刻的沉默,她转过头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女孩,依然没有出声。

“夏言!你来就好了,她今天不知道抽什么疯?尽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靠在沙发上说话的少年,他叫向天海,他的眼睛,又黑又圆,像会发光一样炯炯有神!他有着帅气的面容,迷人的微笑,还有一颗可爱的小虎牙,他却比同年的人成熟一倍。

“嗯!天海!”

这个打招呼的女孩,年约十九岁,身穿干净洁白简单的连衣裙,睫毛乌黑而上翘,白皙明净的皮肤像是冰雪塑成,一双褐色的瞳孔,像是王冠上的水钻一样镶嵌而成,腰间飘动着长长的秀发,她缓缓向洪袖走去。

“怎么了?洪袖。”

洪袖没有回答,夏言也沉默了,她倚靠在窗边,眼睛清澈,凝望着庭院。

“你忘了!我们的双手和别人的不一样,不是吗?”

她嘴角浮起微笑。

三人互相对望着对方,都沉默不语。

那年的初冬时分,一片片落下的泛黄叶子,好像是在告诉我们,秋天已经过去了!城市行人的手中捧着一杯杯温暖的热奶茶,吵闹的商店里打着各种促销活动,喧闹的街道人潮拥挤。

夜幕悄悄的降临。

某酒店内。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一盏盏水晶灯照耀着宴会厅,宴会厅里欢声笑语,宾客们都在享受着欢乐的现场气氛,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忽然之间。

从门口走进来一位少年,他全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高贵气息,他的眼睛清澈,明亮,嘴角微微上扬,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一样。他正挽着一位像天使一般的女孩,女孩甜美的笑容,像雨后春笋一样稚嫩。

整个宴会厅里似乎更热闹了,宾客们的眼睛不知不觉的都被他们吸引住了。

“哇!好帅啊!”

“是啊!是啊!”

“好般配的两位,他们是谁啊!”

宴会厅里的宾客们,纷纷小声的议论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少年和少女。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酒店二楼,夏言走在走廊上巡视着环境,看到一楼宴会厅突然热闹非凡,让她不自觉的提高警觉。

“没什么事,还不就是一群上流社会的人在显摆他们高贵的人生!互相惺惺作态罢了。”

天海嘲讽的说着,他手中端着红酒,红酒在水晶灯的照耀下隐隐闪烁,他神情悠然,穿梭在宴会厅里的人群中。

“啊!对了!干爸他到了没?”

“还没到呢?对了!洪袖,今晚的目标情况如何?”

夏言身穿着华丽的礼服,她的秀发飘逸着,一双深邃的眼睛关注着四周,姿态优美的倚靠在,结构精致的建筑物旁。

“目标人物!当然没问题!”

洪袖一席白色礼服,衬起她柔美的脸庞,看起来更加动人。

“怎么?你是在担心什么吗?”

洪袖嘴角浮起微笑。

夏言笑了笑说:“担心?别说笑了!这条价值不菲的项链,我们是要定了。”

“没错!”

这时传来了一个声音。

“干爸!”天海三人同声叫道。

一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端着餐盘,行走在宴会厅里,他叫丁克是他们三个人的干爸爸。

“这条粉钻项链在很多年前,是一个富商,送给他最心爱女人的礼物,听说拥有这位粉钻项链的女人,戴了这条粉钻项链后的第二天,竟然消失不见了!所以大家都称这颗粉钻为……魔钻。”

“魔钻?”三人都一副疑惑的表情。

“怎么不见了?我看应该是那个女人偷了粉钻项链跑了吧!也难怪了?这条价值几千万的粉钻项链,谁看了不心动?”

天海摇晃着酒杯里的红酒,嘴角微微上扬。

“魔钻已经是她的了,还偷个什么劲儿啊?”夏言无语的说道。

“夏言说的没错!我想那个女孩,她是有一定的苦衷吧!”

洪袖脸上的表情永远是那么的温柔,连说话都是一样像阳光一样温暖。

“好了!好了!你们别忘了,今天晚上来的目的,你们三个可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记住了!我不希望空手而归。”

丁克神情严肃,面容感觉有些凶狠让人觉得害怕。

“是!干爸。”

他们三个人脸上,呈现出畏惧的表情。

没过多久……

热闹的宴会厅一片漆黑,只有微微闪烁的灯光照耀着宴会厅,前方话筒也传来了声音!

“现在是舞会时间,各位帅气的先生们,和美丽的小姐们,尽情舞动飞扬吧!”

“OK!搞定了,可以行动了!”

夏言边说边从监视室里走了出来!只见监视室里面,趴着两个沉睡的男人。宴会厅内,一对对的宾客们翩翩起舞,洪袖和天海挥动着舞步,向那位戴着粉钻项链的女士一点点的靠近。

“考虑的怎么样?这次得手后,我们收手的事。”洪袖一边说着,一边依偎在天海的肩上。

“你觉得有可能吗?他?怎么会放过我们呢?”

天海的表情微笑着,眼睛依然看着那位戴着粉钻的女士。

洪袖沉默片刻儿……

她松开了天海,向戴着粉钻项链的女士慢慢走去,而天海的神情突然深沉了下来,他望着洪袖的身影,有种说不出来的哀伤。

“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的隐形眼镜掉了,看不清楚,你没事吧!”

洪袖假装不小心撞到了那位戴粉钻项链的女士,在扶住她那一瞬间将粉钻项链交给了走过来的天海。

“Yes!”

酒店二楼的某个房间内,夏言监视着宴会厅的一楼,看见洪袖她们得手了,她满心欢喜的喊道。

“记住了,天海!洗手间旁边有个花瓶,把东西放到花瓶里,你们就立即撤退。”

“我知道了,干爸。”

某房间内传来了声音。

“快点!快点!换上酒店员工的服装,监视室里的那两个人也差不多该醒了!还有,我发现这个宴会厅里,好像还有其他人在监视着,我们要快点离开。”

夏言紧张的说着,她早已伪装成工作人员在房间内,等天海和洪袖他们两个了!天海和洪袖面容异常,他们两人看了看夏言,都沉默不语。

此时此刻。

舞会结束了!

“没有?”

丁克再次把花瓶往下倒着,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可恶!敢骗我?”

丁克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们几个?哈哈哈……”

丁克一阵狂笑,他的笑声令天海他们三人毛骨悚然。

房间内。

“天海!洪袖!”

“你们……”

夏言惊讶的看着天海和洪袖。

“这次是我们最好的机会,所以……一起吧!夏言。”

洪袖走上前握住夏言的手,夏言看了看洪袖又看了看天海,然后微笑的点了点头。

“嗯!一起。”

此时宴会厅里的那位女士,在发现自己项链上的粉钻不见的时候,尖叫了起来!同时她的尖叫声,也引来了会场宾客们的纷纷围观。

“我的粉钻不见了!”

“来人……快点来人。”

“我的粉钻不见了!”

酒店的工作人听到了声音后,都匆匆忙忙的向她跑了过去。

酒店二楼。

丁克走进他们的房间里,不见他们三人的踪影,只发现几件换下来的礼服。

“天海!洪袖!夏言!我没有那么多耐心和你们玩躲猫猫的游戏,你们已经不是三个小孩子了,我是怎么样的人你们不清楚吗?”丁克语气变得有些不耐烦。

“没错!你说的没错!我们确实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这次到底谁会赢呢?”

天海的语气十分冰冷,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温度,他们三人在宴会厅的人群当中走动着。

“不愧是我训练出来的,天海你果然有些胆色!不过,你们想和我斗,太不自量力了!别忘了?我是你们的爸爸。”丁克走在宴的人群里寻找着他们三个人的踪迹。

夏言他们也行走在宴会厅的人群中,大家神情都紧张着。

夏言嘴角冷笑。

“爸爸?呵!别说笑了,现在钻石在我们手里,你看见宴会厅几个角落了没!”

夏言话刚落……

有人说时间它像个贼,偷走了我们的青春,潇洒,士气高昂,我觉得它更像个隐形的杀手,隐形的它让我们无处控诉,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夏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