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血仍未冷

上架时间:2018-03-26

血仍未冷 连载中

血仍未冷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续集 分类:玄幻仙侠

小说讲述了一个关于血与魂,爱与恨,义与利的轮回世界故事! 名叫林逸段的懵懂少年,人类世界的一个平凡者,迷惘于那渐渐趋于平乏而残酷的现实生活,意外的车祸,生命的终止。 死后的他,却意外的穿越到一个陌生的世界中,这里存在着在他认知之外的生物,名叫血魂者。 陷入这个世界纷争之中的他,直面现实的残酷,在逐渐了解这个世界最初的面目后,却发现自己在人间的死亡并非偶然,在不断追寻真相中,曾经的那个善良真诚的自己,被残酷的世界肆虐殆尽,紧握在手的那份信念,开始动摇! 为了找寻心中的疑惑,找到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答案,为了守护心中仅存的爱与信念,懵懂少年开始用双手紧握自己的命运,追随自己的心声,在复杂的现实世界中,寻找关于存在的真谛。 然而,在他进入阿米尼塔,踏入六道轮回的世界,获得了血魂的力量后,在不断接近真相的路途中,事实却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伴随着身体剧烈的坠落感,我突然间醒了过来!

  我惊慌的环绕着四周,周围几乎都是昏暗的红色。这是一间以红色为调子的房间,目测房间并不大,在房间的左上角是一张桌子,桌子上面并没有摆设什么,但奇怪的是桌子彷佛是用一种透明的红色结晶体构造而成的,除了桌子外,还有我躺着的床垫旁边摆放着的两张垫子,除此之外房间里没有其他摆设,房间虽然空荡,但却显现出一种别致的奢华。

  在桌子的对面,也就是我的右前方,是一扇红色的门,门上有着奇怪的纹饰,那就像是一个人形物体,举起刀刃的纹饰,但奇怪的是门上并没有门把。

  此时,对于这个陌生的环境,迷惘的我试图扭动身体,但随之而来的是席卷全身的疼痛。

  “我,这是在哪里啊!”说着!我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

  “看来,你醒过来了呢!?”这时,一个奇怪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我的耳边。

  对于这种奇怪的口音,我是一点也不了解的,如果用我的语言来形容,那发音就像是“依,啊,那,格叠。”但奇怪的是,声音在进入我的耳朵后,却自然而然的转变成自己能理解的意思了,我竟然能听懂这奇怪的声音,至于为什么,此时的我,俨然没有足够的精力去揣测。

  随着刚才那奇怪的口音,只见一个有着一头银色头发,身穿红色衣服的人,就这么出现在这间房间里,原来刚才的话音,都是他发出的。但我此时却对眼前这个人异样的陌生。

  “醒过来就好,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向你了解!”他继续用着那奇怪的口音说着,但奇怪的是,那声音到了我耳边却又能都听明白。

  “抱歉,我说的话估计你们会听不明白的,你们的口音实在是!?”我扰着头,断断续续的回答着。

  没错,我说的,的的确确是自己曾经说话的口音,跟他们的发音完全没有碰边的地方,但为什么又能听得懂,他们所说的话呢?

  “没事,我们都能听明白,在我们这个血魂的世界里,是没有语言的隔阂!”银头发的男子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

  我约莫观察着这个男人,他脸色泛白,深邃的瞳孔透露出他应该是一个久经沧桑的大叔,但我却对醒来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一概不清,对,我应该是失忆了。

  银发大叔紧接着刚才的话说:“这里没有语言的隔阂,有的只是人心的隔阂罢了。”

  说完,他脸朝向我,认真的注视着我的双眼:“那么,你现在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吧!?”他一边说着,脸上尽是好奇的表情,并顺势坐在了旁边的地板上。

  “我,我,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了,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于是扰了扰后脑勺,回避他的目光:“其实,我本来我还想问你,我到底是谁的!可是!”

  这时,银发大叔听完我说的话后,显然有些许不满意了,他即刻站了起来,脸上露出警觉的表情,双臂不自然的抬起来比划着。

  显然,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

  “为什么你会这样回答我?你真的不记得自己到底是谁了吗!?”银色白发的大叔站着了身体,严肃的看着我。

  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大的反应,于是继续扰着后脑勺,无奈的笑着:“啊,真,真的忘了,况且,我也没有任何理由要对你有所隐瞒吧。”

  银色头发的大叔看着我,目光停留在我脸上一会,眼神上又转移了去其他地方,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那就好,只希望你没有和那个埃利刻沾上边,不然我就可能会对你!”

  我瞪大了双眼,打断了他的话音:“大叔,你就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吧,哪怕一点也好,我还真的记不起事情了。”!

  对于他刚才所说的话,我一点也不觉得有所疑问,我此刻最想知道的就是,我为什么会躺在这里了,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而其他事情,在此时此刻都并不重要了。

  银发大叔对于我的发言表现出些许惊讶,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来回的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嘴巴微微张开:“你,就别叫我大叔了,我的名字叫特舒卜,是一个流浪血魂者,在这个寨子里也算是个二当家,噢,不,不过现在这么说来也已经没有错对了。”

  “二当家吗?”,我疑惑的用手比划着,接着又笑着说:

  “你们是山贼啊?还是土匪呢?哈哈!”

  此刻我貌似自然而然的说出一些我自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却确实有这种词语存在的话了。

  特舒卜听完我这话后显然有些不满:“小子,就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是我要你老实的回答我,我已经告诉你关于我的事,但你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就是你的错了!”

  其实啊,我何尝不想回答他呢,但现在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啊。

  就在此时,我脑子忽然一阵剧痛,和刚才醒来时的疼痛一模一样,却有着不规则的频率。

  “呜,好痛!”我伸出双手,迅速捂着头部,脑海里是一闪而过的某些零碎的画面,那是一个白色的房间,在脑海里闪过,还有血红色的窗户!无数的残碎画面在剧痛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剧烈的疼痛感使我不停的喘着大气,全身抽搐,扑倒在地上。

  特舒卜看着喘着大气的我,认真的思索了片刻后,才继续说道:

  “算了,看来你没说谎,你的确是失忆了。让我先说说我所知道的事情,然后你再想想在这其中有没有令你产生印象的事情吧,你看如何!?”特舒卜盯着我,认真的说道。

  就在他刚把话说完的那刻,红色的门忽然打开,与特舒卜进来时不同,这次进来的是一个女孩,我强忍着脑袋的阵痛,眯着眼,打量着这个女孩,从她身高和体型判断,她年纪应该和我相当,一头乌黑的头发,秀气而甜美的脸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和我的目光产生了交集,她身穿红色袍子,手捧一个装满彩色球体的盘子朝特舒卜走来。

  “大师兄,看来他醒过来了,我是来看看他的,这会不打扰你们了?”她微笑着说道。

  “没事,这孩子估计失去记忆了,他什么都不知道,我正想办法让他恢复记忆呢。”特舒卜朝她温柔的说着。

  我说不上为什么,此刻我脑袋更加的疼痛了,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女孩,同样也是长发及腰,甜美的脸容,简直和眼前的这个女孩一模一样,但唯一不同的是,她在哭,我脑海里的那个她在哭,她哭得是那么的悲伤,和我眼前这个女孩温柔的笑容形成截然不同的对比。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是不是曾经认识的?”我不知怎的,就这么急促的质问她。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用刚才那温和的表情,笑着对我说:“啊?我叫德维啊,是特舒卜师兄的师妹,可是,我好像并没见过你啊,朋友!”

  她说话的声音很文静,让我有一种很清新的感觉,尤其是最后的那声“朋友”,仿佛暖流渗入心田,这种感觉总让我觉得我的确是在哪里见过她的,只是怎么也说不清罢了。

  特舒卜对于我此刻的行为觉得有些诧异,但他明白此刻的我绝对不是他口中的那个埃利刻派来的,也不是刻意的有所隐瞒,他的表情告诉我,他很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尽管他知道我的到来是出自善意:

  “好吧,现在时间也紧迫了,我得赶快帮你恢复记忆,如果你是哪个寨子里迷失的流浪血魂者,我们还得赶快把你送回去,毕竟这也是我们流浪血魂界一直不变的江湖规矩,不然很容易会酿出战争的。”

  “血魂界!?”我满脸的疑惑,但没等我想完。此刻脑袋又传来一阵剧痛,我下意识的捂住脑袋,无数零碎的画面又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你是想到什么了吗?”特舒卜露出些许兴奋的表情,朝我问道!

  “没,没有,但,但是,我记得我确实在哪里听过有这个地方,血魂界,嗯!”我喘着气说道。

  “傻瓜,这里就是血魂界,难道你想说你一直不知道你生存的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名字,真是可笑。”说着,他刚才一脸的严肃的表情,此时变得从没有过的和蔼,脸上尽是笑容!

  “不,不是这样的,我,我真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但您每说的一句话都让我的脑袋突然间剧痛,并不时闪过一些画面,你所知道的事或许可以帮助我记忆的恢复。”我一副委屈的模样说着。

  特舒卜听完我的话后,又从刚才和蔼的表情,转变为严肃的模样,然后我依稀的看到他的眼角边上有着一丝丝泛滥的泪光,他转身避开了我的目光,深呼吸着:

  “好吧,我把我对你所知道的事,和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你,包括我的朋友,也就是这个寨曾经的寨主,赫巴特的死。”

  “赫,赫巴特的死?”我瞪大眼睛,好奇着他的故事。

  特舒卜没有发现我的惊奇模样,他此时此刻,彷佛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倒带回忆状态:

  “嗯,事情是这样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