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无良神仙混都市

上架时间:2018-02-01

无良神仙混都市 已完结

无良神仙混都市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风岚 分类:都市言情

小神仙都市护花,温柔的邻家小妹,彪悍的御姐女神,神仙在都市,只羡鸳鸯不羡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佳妮坐在回家的长途大巴上慢慢等待着汽车发动,可是半个多小时已经过去,这车还是在原地不动。

“这已经晚发车半个小时了,再不走就退票!”

“是啊,退票!”

“赖站啊,这是,告他!”

等得不耐烦的乘客们开始冲着司机闹起来,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仿佛司机干了什么天理不容的坏事。

“吵什么吵!”司机从位置上站起来,向后看着那几个嚷得比较大声的乘客,吼道,“退票?好啊,下去,退票去!”

这司机的块头不是一般的大,一米九的身高,浑身的腱子肉随着胳膊的甩动晃动,加上那脸上的一道伤疤,怒气冲冲的样子让那几个旅客霎时闭上了嘴吧。一个个都是心里发寒,这司机看起来不像什么善茬。

这一番争吵不到一会儿,最后一个人终于气喘吁吁冲了上来。

“老李,不好意思,耽误你发财了!”

上来的是一个年轻人,头发很长,遮住了脸。身高在一米八的样子,上身一件短袖体恤,脚上一双灰了吧唧的皮鞋,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刷过了。至于他的裤子,就更别提了,牛仔裤,最普通的样式,却已经漏了好几个洞。当然,那不是赶时髦搞出来的洞,而是真的碎了。

面对这样一个年轻人,刚才气势汹汹的司机却是笑呵呵回答:“秦老弟,你做老李的车,那是咱老李的运气,位置在后边,走啦!”

年轻人爽朗一笑,大步朝后面走去。那一头长发随着他的走动向后飘开,看起来颇有几分潇洒的气质。

“艺术家?”

看着那个年轻人你的样子,林佳妮差点就笑了。这人的装扮跟自己学院里的那些所谓的艺术家有的一拼,所不同的是,这个年轻人长的还是挺帅,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

“嗨,美女,可以坐么?”

林佳妮心里正猜测着年轻人可能是做什么的,就听了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她这才想起满车里就剩自己的旁边还有一个空位,对于这年轻人的询问,林佳妮没有回答,只是将自己的身体向车窗的位置挪了挪,那意思很明显,可以坐!

“谢谢!”

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而汽车也在这时候发动,很快便出了北京城,上了高速路。林佳妮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看了看自己旁边的艺术家,却发现这位年轻的艺术家已经闭上眼,嘴角带着微笑,仿佛在回忆些什么,偶尔那嘴角的笑容会变的灿烂许多。

两个小时后,车上的大部分乘客都开始打起瞌睡。这趟旅程需要八个小时才能结束,没有多少人会一直保持清醒,所以,大部分人选择了瞌睡。林佳妮自然也不例外,靠在床边的她将空调的风微微移动了一下,既不会直接吹在自己的脑袋上,也不会吹在他旁边的艺术家身上。

又是三个小时过去,林佳妮此刻已经沉沉入了梦乡。昨天学校放假后,她就策划了这次独自一人乘坐长途大巴回家,本意是要好好看看沿途的风景。奈何太兴奋的她,一夜没有睡好,这会儿倒是睡着了。

可是,睡就睡吧,这丫头睡了一会儿,靠在窗上的脑袋就歪到了旁边艺术家的肩膀上。可怜那艺术家正在想着自己心里的美事,突然被一撞,刚想直接伸手将林佳妮的脑袋推开,那手却在中途变了方向,将空调吹风口的方向移动了下,而他的身体也向林佳妮那边挪了挪,这样一来,林佳妮头枕着他的肩膀睡得更舒适,而他也感觉舒适了许多。

“真不错,这才是生活啊!”

艺术家看看旁边睡得正甜的美女,又看了看窗帘外那灿烂的阳光,心里竟是十分的满足。回想自己过去三年的生活,刺激虽然刺激了点,就是血腥了点。

“也不知道那些家伙还记不记的老子,该死的哮天犬,等老子回去,一定宰了你吃狗肉!”

看到这里,该知道这位艺术家是谁了吧!

没错,正是我们那好色的秦剑同学。这位被贬落凡间的好色仙人,在深山中度过了十六年,当然不是无所事事,而是将自己的修炼功法从头再来。虽然这地球的灵气浓度太低,可幸运的是,秦剑的那兄弟直接将他打落到了那灵气最为浓密的神农架区域。所以,十六年的修炼下来,秦剑的修为已然到了金丹期,只要碎丹成婴,秦剑在这地球上就相当于不死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说他是不死的,乃是因为这家伙的修炼功法独一无二。一般的修真之人仅能修炼一个元婴,而他的元婴则是想要多少有多少。他的这门功法可是天界独一无二,一向是他偷窥仙女沐浴的绝招。奈何,因为那次流下了口水,被哮天犬循着气味抓获,这才落得贬落凡间的悲惨命运。

回忆起偷窥王母娘娘沐浴的事情,秦剑就是郁闷得很。那天自己根本就没打算去偷看王母娘娘洗澡的,自己的目标实乃是王母娘娘的婢女小翠,可是机缘巧合,让他看到了王母娘娘的身体。不过,说起来,秦剑还真是大饱眼福。王母娘娘虽说已经不知道多大岁数,可是那身材真是没话说啊,啧啧

不过,说起来,天界的生活也真的太无趣了。还是人间的生活有意思啊,怪不得总是有人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嘿嘿,人生就该如此才对!

想到这里,秦剑不由又看了看靠在肩膀上的美女,这丫头的姿色还真是上上之选,比起王母娘年那丫头小翠绝对是不遑多让。

秦剑看着林佳妮的娇媚的面容,突然想伸手摸一摸这精致的面容。可惜,老天总是不给他机会。他的手才举起来,就到车厢里响起

几声呼喝!

“都TMD起来,打劫!”

听到这一声吼,秦剑抬头看去,车厢里站起了四个壮汉,每人手里提着一柄大砍刀,头上都带着同样的黑色丝袜,让人看不清他们的面貌。

而前面开车的司机老李在听到前面第一声吼的时候就是一个急刹车,刚站起来,就感觉一把刀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恶狠狠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子,老实点,把车开到路边,否则,做了你!”

老李只能再次坐下,听命地将车开到了路边,却依旧慢条斯理地说道:“兄弟,你不该在这趟车上动手啊!”

“少他妈的废话,老实呆着!”

“把钱都交出来,不要啰嗦,否则砍死你!”

一个壮汉右手提着砍刀,左手提着一个方便袋。让那些被惊醒的乘客将钱都放进去,稍有不合作就是一砍刀下去。哦,别怕,那刀只是砍在座位上。

林佳妮睡的正香,被这突然地几声喊惊醒,抬头看到那明晃晃的砍刀和那头上戴着黑色丝袜的壮汉,忍不住惊叫一声。

“不许叫,否则砍死你!”一个壮汉立刻走到了车厢后面,恶狠狠地看着林佳妮,“把钱交出来,你,还有你,快点!”

壮汉挥舞着砍刀,指着秦剑和林佳妮。

“我,我没带多少钱!”

林佳妮有些怕怕地将自己身上最后的零钱拿了出来,双手已经在打哆嗦。她的心里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任性地选择坐长途大巴,若是跟着自己的好朋友一起搭便车回来该多好。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林佳妮只能小心翼翼地递上了自己最后的一点钱。

“啪!”

那壮汉一巴掌将林佳妮递上来的零钱打落,恶声道:“小妞儿,不要骗我,看你穿的这么时髦,竟然骗老子说没有钱?妈的,没钱,没钱,看你长得还是挺水灵的么,陪哥几个玩玩吧,就当买命钱了!”

一旁的秦剑却是乐了,这帮家伙真是没有专业水准,抢劫犯和强奸犯那可不是一样的罪过啊!

“小子,笑什么呢?快点把钱交出来!”

那壮汉移到看在旁边的椅子靠背上,发出一阵金铁交击的声音。

秦剑很难过地笑了笑:“大哥,你看我这样,像是有钱人么?”说着,秦剑还抬了抬他那破了几个洞的牛仔裤,顺便拉了拉,露出了他的皮鞋,皮鞋上的灰尘那叫一个厚!

“操!当老子是傻子啊!”

壮汉似乎被秦剑激怒了,又是一刀看在旁边的椅背上,这一次,那声音更响了。林佳妮甚至看到了点点火星冒出来,心里越发害怕起来。

“老三,别磨蹭了,下车啦!”

这壮汉还准备恐吓一番秦剑,却听到前面传来一声招呼。

“大哥,这儿有个妞太他奶奶的正点了,我们带着吧!”壮汉色迷迷的声音回答。

“真的?”

听到这壮汉的话,被称作大哥的壮汉也靠了过来。这兄弟一看林佳妮的容貌,顿时两眼冒光:“果然正点,拉下去,哥几个爽一哈!”

“你站起来,到一边去!”

先前那持刀的壮汉看着秦剑,秦剑的位置挡住了林佳妮的出路。所以,这家伙只能先呼喝秦剑让开。而林佳妮则是死命地拉住了秦剑的胳膊,嘴里不停地喊着:“求求你,救救我。”

秦剑咧嘴一笑:“丫头啊,他们有刀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儿,我还不能死啊,你可别连累我啊!”

说着,秦剑挣脱了林佳妮的手,慢慢站起来,点头哈腰:“大哥,不干我事,真的不干我事啊!”

这一刻,秦剑心里却是笑的快要炸开,自己还真是有演戏的天赋啊。奶奶的,以后要不要考虑去上表演系,反正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听说大学的美女特多,尤其是那个表演系。

“算你识相!”

持刀壮汉点了点头,伸手去拉林佳妮。而就在这时,秦剑动了,一掌拍在那壮汉的后脑勺上,可怜这位色色的歹徒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哎呀,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秦剑的动作很快,而另外三个人正向车门走去,也没有看到秦剑做了什么。待看到这位壮汉倒在地上,三人都是一急,朝着后面就冲过来,手里的砍刀更是高高举起。

“大哥,真的不是我做的啊!”

看到三人冲过来,秦剑连忙讨饶。那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惶恐,仿佛看到了鬼一般。而那三个歹徒这会儿也管不了这么多,冲着秦剑就砍了过去。

“说了不是我做的,你们怎么就不信呢?”秦剑叹了口气,“唉,真是麻烦啊!”说完,秦剑就动了,迎着三人冲过去,中途抓起了一瓶雪碧,就朝着三人丢了过去。

领先的歹徒一刀砍在可乐瓶上,里面的白色液体直接落进了他的眼里。这兄弟当场就是一阵哀嚎,捂着眼就滚倒在地。而他这一倒,后面冲过来的两个歹徒自然无法冲过来。两人这么一停顿,秦剑就踩着地上的那人到了近前,飞起一脚,正中那位老大的脑袋,可怜的老大手里的砍刀直接飞出去,砸破车窗玻璃,直接飞到了公路上。再看这位老大已经瘫在了地上,那个被秦剑踢中的脑袋,已然是脑浆四溢,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剩下的最后一个歹徒一看这架势,知道完了,手里的砍刀“哐啷”丢在了地上,跪在地上:“大哥,我错了,我不干了,我再也不敢了!”

而这会儿,司机老李也走了过来,捡起了地上的砍刀,龇牙一笑:“小子,我早跟你们说过,你们不该在这趟车上动手,这下,知道错了吧!”

“知道,知道了!”

那歹徒现在可是怕得要命,而这时,车厢里却弥漫出一股异样的味道,竟是这最后

的歹徒吓得尿都流出来了!

“我靠,你妈没教育你不能随地大小便啊?”

可怜的歹徒这会儿可是话都不会说了,在他眼里,秦剑就是个杀神。自己的老大怎么说也是练家子,却被他一脚踢爆了脑袋。

“滚,到厕所里去,把他们都拖进去!”

“是,是,是……”

剩下的这歹徒屁话不敢乱说,哆哆嗦嗦将还活着但是已经晕过去的两个兄弟拖进了长途车的厕所。至于那被踢死的老大,还是司机老李给拖了进去。

长途车的厕所只有一点点大,却是硬塞进去了四个壮汉,虽然一个死的,两个昏的,只有一个清醒的。只是,天知道,车到站之后,里面还有几个活的!

“秦老弟,这次又是你老弟帮了咱啊!”

“老李,只要你别让我清扫车里的卫生就行了!”

秦剑笑呵呵点点头,刚才杀了一个人,对他来说,仿佛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车厢里的其他乘客,从歹徒开始打劫,直到秦剑搞定所有的事情,他们都始终保持着沉默。事实上,很多人从一开始就闭上了眼睛,至于秦剑杀人的经过,满车厢只有两个人看的清清楚楚。

一个自然是司机老李,这是秦剑的熟人,自然是没什么。而另一个则是林佳妮,小姑娘原以为自己将会被歹徒侮辱,可是在第一个歹徒莫名其妙倒下的时候,她就感受到了一种不同的感觉。可是,纵然秦剑是为了救自己才杀人,第一次看到杀人的她,还是忍不住吐了,吐得一塌糊涂。

“丫头,都看到了?”

林佳妮的呕吐已然让秦剑知道这丫头看到了所有的一切,他心里甚至在想要不要抹去这丫头的这段记忆呢!

林佳妮吐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秦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都看到了,但是,你是好人,我会帮你作证的!”

至于为什么这样说?林佳妮却是听说了很多事情,不少被歹徒侵害的人在面对帮自己的人时,往往因为害怕歹徒的报复而不给说实话。而她,不会,秦剑是杀了人,可是却是正当防卫,而且还是见义勇为。

听了林佳妮的话,秦剑是真乐了!不过,他心里已经决定让林佳妮保留这段记忆,或许这样这个孩子的心里会一直有咱老秦。嘿嘿,没想到啊,咱老秦也会有美女青睐,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