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墓墓无闻

上架时间:2018-08-03

墓墓无闻 已完结

墓墓无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酸萝卜 分类:悬疑灵异

一个小小机关锁,隐藏的究竟是什么秘密?队员的全军覆没,说明着什么?多方势力前赴后继送死,意味着什么?神秘组织神火为什么明知送死,还要去开发那座亡者之城?对这里显得熟悉的孙哥,究竟隐藏了什么?开着黑诊所的庸医许少芍,他在这里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一座没有出现在历史上的死亡之城,背后隐藏着什么绝世宝藏,或者秘密?一切的迷底,究竟怎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中缅边界。

传说中的胡志明运输道上,一百多米地下深处的溶洞里。叶依心扶着男友古岳,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孙作奇身后。

地下河水冷的刺骨。古岳本来就受了重伤,尽管有叶依心已经尽全力地在撑着他,但是他每走一步,都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发出重重的喘息声。

而前面的孙作奇却似个活火炉似的,冒着腾腾的热气。

叶依心一边看着他在前面探路的背影,一边在心里,拼命地算计着。

她现在真是后悔死了,本来接到A组织的聘用,让她组织人马,来探路这个地下古城,她出于谨慎的心理,邀请了传闻对这一带很有经验的道上老人——孙作奇。

可是谁能想到,这里竟如此凶险,二十几号人的先遣队,竟然只剩下他们三个了。而他们的收获,仅仅是一把钥匙。

更要命的是,她本是出于保命的心思,邀请的孙作奇。

孙作奇的实力太强横了。而这个地下城,谁也不知道会有怎么样让人心动的财宝。由古以来,财帛动人心。

古岳毫无抵抗之力。而她,本就比孙作奇要弱,加上还要保护古岳……一旦孙作奇起了歹心,那么这张保命符,就会变成了催命符。得要想个办法,甩了他。

“孙哥,我们在前面的那个溶洞停一下吧!”她含泪看向古岳胸前的伤口,古岳配合的表现出无以为继的重伤感。

孙作奇打量了下那个溶洞,点头答应下来,而后大步赶过去,检查了下安全度。确认没有问题了,才让对方过去。

古岳四肢绵软地靠在叶依心身边。他明白此刻两人的处境,他已经没有战斗力,只会拖累叶依心。他并不清楚孙作奇的底线,但他表现出来的强横力量,却让他忌惮。

“这里安全,便在这里休息吧。”孙作奇扫了两人一眼,便微微靠墙站着。眼睛微微眯起,慢慢打量着四周。

叶依心和古岳对视一眼,无声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她把古岳扶着坐好,眼神闪烁着起身。

孙作奇懒懒的靠在灰色的石墙上,一头凌乱的头发带着微卷伏在他的脑袋上,眼神凌厉中透着慵懒。高挺的鼻梁下面,紧抿的唇线,似乎在苦恼着什么。

“孙哥。”叶依心走到孙作奇的身边,低声叫道。

孙作奇往古岳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才低头注视叶依心。

叶依心细长的单凤眼微微眯着,嘴角紧紧抿着,有些发白。这样的她,让人不自觉的想要疼惜。

“他不行了。”

他淡淡指出事实,在这种环境下,受了这么重的伤,出去的可能,几乎为零。

“他会没事的。”叶依心闻言,瞬间抬起头,直视着他。

她也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可是听到人如此直白的说出来,她还是感觉到了伤害。

但是眼前,她不得不求着防着眼前这个人。这个人城府太深,让她完全看不透。跟着他太危险,不如她自己博一把。

“为什么不丢下他?在这种环境,带上他,就是增加自身的危险。”他说的是事实,用平稳的声音,一针见血。

这里的凶险,在一路走来,相信她切身体会到了。可是到了生死关头,她还是护着那个伤重的男人,让他有丝不太理解。

“他是我的队友。”叶依心坚定的说道。不止是她的队友,还是她爱的人,说好生死与共,她怎能放开他的手,怎舍得放开他的手。

“在这种情况下,带着他,可能我们也会死在这里。值得吗?”他还是不太懂,这一行,生死早就应该看开。活下去的,才是强者。

“无关值不值得,他还活着,我们便要一起活下去。”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她就一定会拼命带他出去。相信,如果换个立场,他也一定不会放弃她的。

孙作奇不太明白她们这种感情,他一向独来独往。可是听到她如此坚定的语气,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向往。一直以来,他守着自身的秘密,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如此信任。

“带着他,我们会死,丢下他,至少还有一线生机。真的不能抛弃他,没有商量的余地?”孙作奇面无表情,心中却翻起巨浪。

他不得不承认,他在羡慕那个伤重的男子。在生死关头,还有一个人,毫不犹豫的站在他的前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孙作奇说的是肯定句,叶依心自然也听出来了。可是她没有一丝犹豫,很是干脆利落的应了一声:

“是。”

孙作奇沉默,在他的世界观里,适者才能生存。他能从那么多的死人地里走出来,自然有着自己的手段。在他的眼里,叶依心的行为,非常的愚蠢。但不得不说,她的行为,触及到了他内心的深处。也激发了他内心深处那隐藏很深的良善。

这让他没有再坚持要抛弃那个重伤的男人,反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那个男人,究竟有什么值得这个女人,坚定不移。

“孙哥,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古岳伤重,一日半会估计动不了,我们先去探探路,如何?”

叶依心摸不准孙作奇的心思,沉默一会,似是考虑一番才开口。

孙作奇闻言挑挑眉,往古岳那边扫了一眼。古岳配合的表现出,完全不能动弹的样子。他点了点头,事先往前面走去。

叶依心回头看了一眼古岳,向他点了点头,然后握紧双手,一脸严谨的跟在了孙作奇身后。

孙作奇走在前面,完全没有看到叶依心的表情变化。他的脚步不急不缓,好象每一步,都是好的距离。他没有开口说话,寂静的空间里,只有淡淡的呼吸声,寂静得让人害怕。

叶依心的眼神闪过一丝不忍,但很快,便被坚毅取代。现在他就是一个定时炸药,谁也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被引爆。

如果孙作奇发难,那么她根本没有抵抗的力量。她不得不有备无患,趁着现在他还没有防备,和他分开行动。

孙作奇象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叶依心一下子紧张起来,心跳开绐加快。

“你在紧张。”孙作奇对于情绪的敏感,超乎了叶依心的想象。她努力平缓自己的情绪,不想让他看出异常。

“我们会没事。”

孙作奇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叶依心愣了愣。这是在,关心她?她抬眸看去,他却早就转了头,再次缓缓的前行。

前面已经没有路,前面一座大大的石门,挡在了前方。因为经历了太久的时间,石门基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只有那一对石门环,还隐隐从石板上露了出来,让人辨认出门的真实身份。

孙作奇在门的一米处停下,他像是在打量着什么,头左右摆动,却没有向前。

叶依心走到他的身边,看到他神色认真,象是在思考着什么,便没有打扰他,静静的陪他站着。

“等下我先进去,我出声,你再进来。”孙作奇静默了大概三分钟,才缓缓开口。

语气已不似先前的随意,反而隐隐透着严肃。叶依心敛眉,想来是门后面,有着什么。

“嗯。”叶依心轻轻应了一声,她正有此意,刚好可以摆脱他。

孙作奇不知道叶依心已经动了撇开他的打算,他一脸严肃的走到门的左侧,伸出手,触碰到墙壁。墙壁随着他手的动作,有一块慢慢陷了进去,吱啦一声,巨大的声响,从洞里响起,引发回声。

叶依心心一惊,眼前尘土飞扬,让她不得不举起双手,盖住自己的眼睛。巨大的响声还在持续,门,缓缓的向两侧开了。

叶依心扬着手,挥开眼前的灰尘,便看到一个影子,在那张刚刚开了一条缝的门里闪了进去。

是孙作奇!叶依心立马转身,一刻都没有停留,往原路返回。

“走!”到了原先的溶洞,古岳已经靠着墙壁站了起来。叶依心伸手扶住他,没有一刻的犹豫,就往跟孙作奇相反的方向走去。

“拿着它,快走!不要回来!永远不要回来!!!”充斥着鲜血的脸上满是坚毅隐忍,尽管身上血流如注,他还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眼前同样伤得不轻的女子送入通道。

“不要!不要啊!!!”随着水流的出现,女子眼前一黑,失去了最后的意识。最后停留在她脑海的,是男子那双绝望中带着解脱的双眼,他的全身被密密麻麻的虫子覆盖,正慢慢的由下至上。

叶依心惊醒,又做噩梦了。每天,她一闭上眼睛,出现的,就是那最后的画面。他那双绝望而解脱的双眼,就那样看着她,让她痛到了骨子里。

她们摆脱了孙作奇,却没有摆脱掉命运。甩掉孙作奇后,她们误入到一个蛊区。他为了不拖累她,用自己当作诱饵。

不过也该她命不该绝,在那个满是蛊的房间里,竟然隐着一条通向外面的通道。他舍了自己的命,把她送进了那条通道。

她永远也忘不了,他那时候的眼神。那个眼神,就象一个烙印一样,刻在了她的骨子里,每当午夜梦回,她总会梦到那双眸子,然后惊醒。

她不记得她是怎么活着出来的,她出来以后,看到一家小诊所,她也顾不了其它,直接撞开诊所的门,然后,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