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

上架时间:2018-02-28

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 已完结

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兔斯基 分类:总裁豪门

心理医生陆天爱在赌场误闯入一个男人的房间,回国才发现,他竟然是她的大boss。 环球集团总裁叶擎,权势遮天,高高在上,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多重人格。 一样的身体,一样的面孔,她招惹上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男人。 一个他,狂拽冷酷。 “私人医生?”叶翎勾起薄唇,俊脸慢慢靠近她,嗓音低哑浑浊。“有多私人?” 一个他,腹黑傲娇。 叶擎俊美的面容冷漠傲然。“我用过的东西,谁也别想再碰,包括他。” 他们之间一开始,就只是一场交易,走肾不走心,谁先认真,谁就输了。 谁曾想过,两人这辈子的纠缠,早已深植入骨,无法逃脱。 “叶太太,余生还请多指教。”他满目宠溺,温柔地吻上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美国拉斯维加斯的晚上,各大赌场人满为患,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赌场的职工更衣室内,一个女子的身影暗暗闪过,摸索到自己的衣柜,一打开,不由得暗暗骂了句shit。

硬着头皮将那套“工作服”穿上身,衣柜的全身镜里映出一张漂亮的面孔,肌肤白皙,双眼晶莹,樱花色的双唇,美而不艳,很有灵气。

杨莉莉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兼职是赌场服务员,工作无非是端茶送水,赚点赌客的小费。

而她今晚冒名顶替杨莉莉潜入赌场,是来抓人的——有自杀倾向又嗜赌如命的病人约翰。

“约翰!”她一走入会员包间,只见神情焦虑的约翰,一身皱巴巴的宽大西装,也不知道在赌场几天了,顶着黑眼圈,紧张地盯着手里的扑克牌。

他一看到陆天爱,充血的眼睛里满是惶恐,就像是被抓奸的已婚男人,抓了一把筹码在口袋,逃也似的跑向门口。

“约翰!别跑!”她不顾脚上十厘米的高跟鞋,边喊边冲。“我们好好谈一谈!”

房间一片混乱,荷官拨通了内线电话:“保卫处吗?有个生面孔的兔女郎混进来了,惊扰了客人。”

十几个西装笔挺的保镖瞬间出动,面无表情地搜寻着偌大赌场的每一层房间。

陆天爱追上了45楼,走出去一看,这里的装修风格,金碧辉煌,极度奢侈浮夸,应该是赌场内部的高档酒店。

约翰难道住在这里?

一个可疑的黑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她悄无声息地跟过去,突然听到后面电梯打开的声音。

“嘿,伙计,一旦发现那个古怪的女人,立即汇报。”黑人保镖抬起手里的对讲机。

陆天爱心惊肉跳,走廊两旁全是房间,根本没有她的藏身之所。她用力扳动面前房间的扳手,扳手是松动的,门被推开了一道缝,太巧了!

趴在门背上,从猫眼里确认黑人保镖瞪着铜铃大眼疾步走过,她才大大松了口气。

妈蛋,她今晚是在拍什么好莱坞大片吗?皇家赌场的邦女郎?

“约翰?你在对吗?”她才转身环顾四周,这个房间足足有两百平米,是她看过最豪华的总统套房,难以想象这会是约翰的老巢。

空荡荡的客厅内,没有任何回应,约翰是她实习期结束最后的一名病人,再差两个小时,她就可以完成得到执照的所有工作时间。

绝不能在最后关头掉链子,否则,前功尽弃,还要重头再来。

陆天爱脱下高跟鞋,走向漆黑一片的卧室,遮光窗帘拉的严严实实,一丝光都透不进来。

床上有人。

耳畔浮动着沉重的气息声,她哭笑不得,一把掀开被子:“约翰,你跟我躲猫猫,有意思吗?”

男人猝然睁开眼,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一手扼住她的脖子,所有动作只用了三秒钟的时间,身手敏捷的不像话。

趁着一道微弱光亮,她看清了那双眼睛,眼瞳幽深似海,是东方人的墨黑,而约翰却是标准的金发碧眼!

这家伙又是谁?!约翰的好基友?!

“哥们,我刚买了退烧药——”席元推开卧室的门,一开灯,目瞪口呆。

目睹好哥们把一个女人压在身下的情景,女人的面孔虽然看不清,但这身兔女郎的装扮和姣好身材,令人过目难忘。

席元急忙转身,漫不经心地耸耸肩,笑道:“原来你喜欢角色扮演啊?你们好好玩,就当我没来过,继续,继续。”

将药丢在沙发,席元摸摸鼻子,识趣地走开。只是有点想不通,他这个兄弟平时不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吗?一到国外就玩这么大?

“谁派你来的?”男人扼住她脖子的手掌,依旧不曾松开,眯起黑眸。

她的视线锁住这个男人,他至少有一米八,面容精致,俊眉斜长,黑眸幽深,轮廓分明,只是薄唇抿成一线。黑衬衫,黑长裤,整个人散发出贵族一般的清贵冷傲,高高在上,活像个禁欲男神。

她该不会遇到黑帮头子了吧?

陆天爱吃力地开口:“如果我说我走错房间了,你信吗?”

“没有房卡就能进来,本事可真不小。”他冷哼一声,更加剧了对她的猜忌,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几分。

这里不比国内,美国私人可以持枪,任何人都可能是危险分子。

即便……她长着一张足以迷惑人心的漂亮面孔。

“房门只是虚掩上,可能是你的朋友出去买药,没有留意。”她呼吸困难,莹莹大眼内几乎要溢出眼泪:“我只是来找一个熟人约翰,绝对没有恶意……”

他居高临下地审视那张苍白的面孔,眼底幽暗无光,在她快要窒息的那一刻,冷漠的松了手。

还不等她彻底松口气,双手被人捆上一根男士皮带,她脑海一片空白,措手不及地望向他。

这特么又是玩哪一招?SM?

长腿越过她,他下了床,双臂环胸,冷眼打量眼前的女人。

“危险分子”约莫一米六二,五官精致,头戴灰色的兔耳朵发箍,一件贴身的兔女郎抹胸装,露出纤细匀称的双腿。此刻她跪坐在两米的大床上,娇臀后还有一团白色毛茸茸的兔尾巴,随着她挣扎而左右摇晃。

她双手被绑缚,一脸愕然,这种说不上是呆萌还是美艳的场景,居然让他的身体,起了最原始的反应。

“你不要乱来,我会报警的!”她美目怒睁,厉声警告,在下一秒化身为愤怒的兔子。

“你的话不可信,我只相信我的判断。”

他冷漠地推倒她。“是你闯入我的房间,警察会相信谁?”

“报警。”他从床头掏出手机,塞到她的手里,俊脸上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手机从她手里掉落,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我可以自证清白。”

就当是被机场安检摸两下,没什么大不了!

一秒钟后,她收回了这句话。

整个人犹如被晴天霹雳劈中,头皮发麻,他摸得仔细,却又不带一份感情。手掌停留在她的娇臀上,连那团毛茸茸的兔尾巴,也顺势摸了一把。

尾巴里也能藏枪?什么枪?玩具枪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