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腹黑王爷好妖娆

上架时间:2019-11-07

腹黑王爷好妖娆 已完结

腹黑王爷好妖娆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阿初 分类:穿越架空

初见时,他折扇轻摇,眉目轻展,却出言轻佻:“敢问姑娘芳名?” 再见时,她已是他的妻,新婚之夜,红烛帐暖,他掀开她的喜帕,眼神深不见底:“你是我的妻,我自会好好待你,只要,你一直留在我身边。” 权势、阴谋、红颜、知己……闲散不羁的外表之下,究竟藏着怎样一颗颠覆天下的心? 而我,竟也甘愿就此沉沦,陷进你的温柔里,陷进你从不曾言说的爱情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年大燕王朝顺德二十七年,大燕历经四代帝王的励精图治,已逐渐显示盛世之象,大燕、北齐、南靖三国友好往来,边疆安宁,江南丰收,粮仓富庶,正是天下太平,国泰民安。

时值春暖花开之时,上阳城外的牡丹开得正艳,红的、白的、黄的,姿态不一,却都是一样的雍容华贵,迎着还有些微寒的春风,仿佛要占尽一世的风华,真真是“竟夸天下无双艳,占尽人间第一香”。

西郊丹云山上的牡丹尤其开得艳丽,当年深得圣宠的柳妃一句“最爱丹云山的牡丹”,皇上便将丹云山划为皇家园林,并命人在山上遍植牡丹,多筑石道凉亭,还在山顶开辟了一片开阔的广场,便于皇上携宠妃在花季前来赏花游玩。

如今,皇上身边的宠妃换了一个又一个,只有这丹云山还如初时一样,每年从不失约地绽放着自己的美丽,让无数的游人花了眼,迷了心。

又是一年春好处,此时的丹云山尽情地展露着自己的风姿,花香摇曳,令人无限流连。

“小姐,小姐,你快点儿啊,就快到山顶了!”

一个身着湖绿色长裙的身影蹦蹦跳跳的从拐角处转过来,不过十六七的样子,眉清目秀,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她一边提着裙摆往前跑,一边还不忘回头催促着,“小姐,你快点儿啊,这次我们一定要爬到山顶去看看,可不能再跟以前一样半途而废了。”

“知道了,这次,我们一定爬到山顶去。”

话音刚落,一名身着白衣的女子也慢慢地转过弯来,并不得见其容颜,然只听这声音,便让人忍不住猜想这必是一绝色佳人,声音温和,话语从容,恰如清风拂过山林,明月照着绣阁,清冷中透着一丝绵软,只让人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待得女子走近一些,端的是让人眼前一亮,真真是应了古人的说辞,“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女子不过身着简单的白衣,只在裙角、袖口和领边绣了几朵红色的梅花,却更是衬得她肤如凝脂,气质高华,嫣然一笑之下,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了。

此女俨然就是礼部侍郎云业云大人家的独女,名唤云舒,也就是绿衣丫头口中的“小姐”了。

云舒无可奈何的看着前面越跑越快的人,停下来微微的揣着气,“荷蕊,你慢点儿,我有些累了,我们先去前面的亭子里休息一会儿可好?”

荷蕊听罢,不高兴地跑回来,撅着嘴道:“小姐前几年也是这么说的,说是要去休息一下,结果一休息就不走了。”

云舒笑道:“这一次一定不会了。”

荷蕊撇撇嘴,明显的不信:“以前小姐也是这么说的。”

云舒无奈地笑笑:“这一次一定一定不会骗你的。”

“真的?”

“嗯。真的。”

荷蕊怀疑的看着云舒良久,见她额角微湿,笑容也有些疲惫,知道她是真的累了,便点点头:“那好吧,我们先去休息一会儿,不过小姐,只休息一会儿哦。”

“嗯,知道啦。”

得了云舒的保证,荷蕊又开心起来,赶紧扶着云舒进了凉亭,又掏出手帕将亭子里的桌椅擦拭干净,这才扶着云舒坐下。

“小姐,你喝口水。”

接过水壶,小心的啜饮了几口,用手帕沾了沾嘴角的水渍,云舒这才轻轻地呼了口气,看着荷蕊期待的目光,不禁好笑:“好了,我没事了,你自去玩去吧,我在这儿歇会儿。”

“嗯,小姐,你真的不要紧吗?”

看着荷蕊想走又不放心的样子,云舒肯定的点了点头:“嗯,我真的没事。”见荷蕊还要说什么,不禁好笑的推了她一把,“快去吧,好不容易来一次,可不要就这样浪费了,我就在这儿歇会儿,你过会儿来叫我便是了。”

“唔,那好吧,小姐你可不要乱跑哦。”

“知道知道。”

荷蕊见云舒确实无大碍,终是抵不过美景的诱惑,又嘱咐了一番,这才眉开眼笑的跑开了。

看着荷蕊的背影,云舒笑着摇了摇头,这个荷蕊,什么都好,就是太罗嗦了。

这所亭子处在丹云山的山腰,靠着悬崖而建,一面是上山之路,两旁荣花翠叶,温柔和煦,一面却是悬崖峭壁,清风拂过,竟带着丝清冽。

云舒其实最是喜欢这半山亭,每年花开之时,都会来这里坐上一坐,经常一坐就是半天,耽误了上山的时间,为此没少让荷蕊念叨过。

歇了一会儿,感觉身上没那么疲累了,云舒才站起来走到亭子边上,迎着风,感受着清风中带着的牡丹花的甜香和山谷中携来的幽香,只觉通体舒畅,整个人都像是要乘风而去,轻松而飘然,不禁陶醉地闭上了眼睛。

此时,三名气质不凡的男子也一路上得山来。

“哎,六哥,都说这丹云山的牡丹倾国倾城,我看也不过如此嘛,年年都是这样,亏你还每年都要来游玩一番,依我看,还不如去骑射来得痛快!”

李言智最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让他舞刀弄枪骑马射箭还行,这观花赏月的,想想就头疼,要不是六哥要来,他才对这些花花草草的没兴趣呢,这不,刚上了这丹云山不过半个时辰,就开始不耐烦的抱怨了,就希望能打动六哥早点回去。

“十弟,这你就不懂了吧,六哥醉心山水,这丹云山牡丹是天下一绝,你自是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你看到的不过是几朵红的黄的死花,可是六哥看到的就不同了,这种心境,十弟怕是很难理会了。”看透了李言智的心思,李言和笑着打趣道。

“哼,我不懂,你就懂了?就你跟六哥亲近,懂得那些山山水水琴棋书画的啊?”被李言和打趣,虽说他说的有几分道理,李言智也梗着脖子不服气的顶回去。

“十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六哥喜欢来丹云山,自有他的道理,山水之于六哥,就好比是骑射之于你,这其中的乐趣也只有自个儿明白的。”见李言智真的有些生气,李言和赶紧解说到,这十弟的性子他是最清楚不过,脑子里少根弦,最是心直口快、诚实率真,不过要真是计较起来,却是个倔牛的脾气,他可不想无顾的惹来一番争论。

听了李言和的话,李言智虽还是有些不快,不过毕竟是亲近的兄弟,再加上他不爱计较的性格,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哼了两声,甩甩手自往前去了。

李言和和李言信自是知道自家兄弟的脾性,知道他并非真的生气,遂只是相视一笑,无奈地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走了没几步,却见李言智停住了脚步,眼神痴痴地望着一个方向,嘴里还在不停地喃喃自语,两人疑惑地对视一眼,走上前去。

“十弟,你怎么了?”转到他身前,李言和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十弟?”

却只听李言智痴痴地道:“我看到倾国倾城的牡丹了。”

“不是,六哥,你说十弟这是……”话还没说完,李言和就发现李言信竟也望着他背后,嘴角还带着一抹莫名的笑,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兴趣和惊艳。

“六哥?”

李言信挑了挑眉,眼里的兴味更浓:“不是牡丹,比牡丹还要高洁,是一株端庄高雅的清水芙蓉。”

听着李言信莫名其妙的话,李言和袖子一甩:“这丹云山哪来的什么清水……”

转过身,正对上一张不施粉黛绝颜天成的脸,一身白衣的女子临风而立,裙角的梅花随风飞舞,迎着阳光的脸庞像是染上了一层圣洁的白光,嘴角的笑容恰如夏夜里悄然绽放的芙蓉,高洁又华贵,她微闭着眼,远远看去,真如一株清水芙蓉一般,与这蓝天白云、与这清风暖阳、与这倾国倾城的花中之王融为一体,几为画中之人。

李言和眼神一顿,嘴边的“芙蓉”二字终是几不可闻的吐了出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