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烈火麒麟

上架时间:2018-11-23

烈火麒麟 已完结

烈火麒麟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千面神君 分类:玄幻仙侠

【2017最热爽文!】 【感受血在烧!天门传奇,黑道王者一遇风云便化龙!】 这个故事热血激情,故事里的人与众不同,这些人属于不朽的天门,他们无法无天,唯一遵守的规矩是强者为尊,天门神话高调来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吴,城中村。

一个南吴普通流氓头,正靠在大量掉落墙皮的房子内,他嘴里叼着一支烟,胸口纹着的神兽脑袋探出来,兽头燃烧着火焰。

周瑞二十三岁,他身材修长,却瘦的要命,每抽一口烟身体都不由地颤抖几下,好像随时都可能因为羊癫疯抽死。

在周瑞面前跪着四个双手反绑的男人,为首的浑身名牌,绰号臭鼬,他那一身的匪气被忧虑所代替,其他三个人更是面带绝望。

“臭鼬,你他娘的真是个畜生!”周瑞将烟头随手弹飞,他拿出带着锯齿的刀,在臭鼬的左右比划了几下,好像找不到满意的下刀地方。

“你是谁?我怎么得罪你了?”臭鼬死压着畏惧,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天门的下位大哥,这点魄力还是有的,可下一秒就完全不是这样了。

周瑞缓缓用刀锯开一个人的后颈,任凭鲜血嗞他一脸,接着不急不慢地将一根白花花的脊椎拉了出来,腥臭的血腥味立马充满了整个屋子。

但这毫不影响他的嘴巴:“以前住在这里的人,那是我的亲叔叔,他不就是想多要点拆迁款,你居然把他们一家四口活埋,我那小堂弟才只有八个月大啊!”

看到这一幕,臭鼬怕了,膝盖当脚使唤,到了周瑞脚下像狗一般蹭着他的裤腿,他已经知道对方的来头:“麒麟哥,对不起,我真是该死,但这事情是我老大狗熊下的命令的,不关我的事。”

“狗熊?”周瑞拽了两下耳垂,忽然想了起来:“是天门沈残手下的狗熊?”

“没,没错,我们都是残哥的人。”

天门,南吴的主人,也是全华夏排名第三的超级帮会,全国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都知道天门不能惹,最不能惹的是龙头公子夏排在第一,那么以残忍闻名黑道的沈残就是老二。

“沈残我惹不起,也不敢惹。”周瑞淡淡地说道:“但必须有人给我叔叔一家陪葬。”

说话的时候,他再刺将一个人的肚子捅破,从里边掏出肠子,满手鲜血地挂在了臭鼬的脖子上,剩余的一个人。大口地呕吐着,没过几秒彻底的昏死过去。

周瑞瞥了一眼臭鼬,说:“还算有点魄力……哦,我收回这句话,你怎么尿了?还有股味道很特别,你是不是拉在跨裆了?”

呲啦呲啦……

锯齿刀不断在那吓晕的人来回拉着,先是翻出来的肉,接着是骨头,又是喉管,最后又是骨头和肉,直到那颗脑袋完全掉在地上。

“你不是人,不是人……啊……”臭鼬带着哭喊声把自己的舌头咬下了一截,倒在地上不断地抽搐起来。

“瑞哥,怎么了?”进来的人叫张猛,当看到里边的血腥场面,脸色大变。

周瑞用死尸的衣服擦了擦手,转头朝外走去:“把地上的三具尸体剁碎,一块块喂给他,他必须全部吃下啊!”

“知道了。”

等到周瑞走远,张猛小声嘀咕道:“跟这种老大,老子早晚会变态的!”

一个小时之后。

身高两米狗熊带着上百个小弟到了这里,地上躺着三具如同骷髅架子的小弟,而臭鼬双手被吊在房梁上,肚子鼓的像受惊的刺豚。

几个强忍着恶心的小弟把臭鼬放下,从这具尸体的口中溢出了一些血水混泥土,其中还夹杂巴掌大的肉块,也不知道是怎么喂下去的。

狗熊硬是从眼睛里边挤出两滴泪水:“谁干的?”

一个小弟说:“是麒麟帮的火麒麟。”

“去他娘的,一个几十个人的小势力,居然敢挑战天门的权威,我要让他不得好死,我们走。”狗熊着骂了一声转身离开。

麒麟帮,一个连三流帮会都算不上的小帮会,在南吴这样的帮会足有几十个,它们唯一的特点就是生活在市区的边缘,至于为什么天门不除掉它们一统南吴,这个只有公子夏和那些上位大哥知道。

三辆面包车行驶到了通往麒麟帮总部的路上。

“瑞哥,我们应该逃出南吴,天门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开车的张猛左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周瑞靠在副驾驶的靠背上,眼睛一直看着外面,习惯性地抓了抓耳垂:“给你讲个故事,一个年仅五岁苦命的孩子,他老爸开货车被撞的脑浆飞溅,他的老妈拿着赔偿款跟一个卖煎饼果子的跑了,不是叔叔一家他估计就饿死了,故事完了。狗熊必须死!”

“那我明白了。”

“停,全部给老子下车。”又过了二十分钟,周瑞吼了一声,缓缓三辆车停下。

看了四周草木茂盛一眼,周瑞说:“这条路是去咱们总部的必经之路,我们就在这里等狗熊,他应该在来的路上了。”

不过半个小时,十辆面包车如一条毒蛇般飞驰而来。

“小兵,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狗熊手里的两把大斧正相互蹭着,发出令人汗毛竖起的嚓嚓声。

“麒麟帮看的三家场子从里到外被砸了三遍,现在消防队应该到现场救火了。”

“狗东西,敢跟天门决斗,他火麒麟有这个实力吗?”

“熊哥,前面路上有三辆车把路都堵死了。”

狗熊看了一眼那前方整齐的三辆汽车,说道:“别说是汽车,就是坦克也拦不住我灭麒麟帮,全给老子推沟里去。”

小兵带着二十几个人跑过去准备推车,可是他们刚一到车前,车门猛地打开,张猛带着三十几人个从车上跳下,二话不说见面就砍。

“给老子上去把这几只狗砍成肉泥!”随着狗熊的一声怒吼,所有人鬼叫着冲了上去。

爬在草丛里边的周瑞带着十几个好手跳了出来,一同朝着狗熊挥刀而去。

“哈哈,就这小猫几只还想算计老子?”狗熊大大咧咧地狂笑起来,接着死死盯着带头冲来的周瑞,一个健步冲向了人群。

狗熊确实勇猛,上来就砍翻好几个麒麟帮的小弟,他还没有来得及得意,一个被周瑞视为帮中王牌的家伙,已经绕到了狗熊的背后。

这个人叫马黄骠,外号叫千里马,曾经是天凤的中位大哥,佩戴金色六爪,如果天凤不被天门灭掉,估计他现在的位置绝不比天门十三差。

一个侧踢之下,猝不及防的狗熊被踢翻在地,手里的两把大斧也飞了出去,周瑞二话不说,上去踩住狗熊的胸口,锯齿刀的刀锋一落,一颗脑袋滚落出好几米。

“便宜你了!”

周瑞抓着脑袋上没几根的头发,对着混战的那边喊道:“喂,狗熊已经挂了,回去替我向沈残问好。”

远在五十多米之外的天门小弟忍不住回头一看,顿时有好几个人被张猛等人砍翻在地,他们的气势一下子低靡,开始边打边退。

“大猛别追了。”看着张猛将手里的砍刀丢出去穿透一个天门小弟的后心,周瑞喊了一声,械斗结束。

小跑过来的张猛笑嘻嘻地说:“瑞哥,第一次砍天门的小弟,居然打赢了,就一个字真他娘的爽啊!”

“这都几个字了,小心你的语文老师从坟里跳出来。”

“我去,我语文老师还没死呢!”

“老马,要是没有你,这狗熊可没有这么容易对付。”周瑞拍了拍身边的马黄骠笑道。

马黄骠摇了摇头:“当年要不是瑞哥救了我的命,我老马现在已经成花肥了,咱们兄弟就不要见外了吧?”

周瑞扯了扯耳垂,对那些小弟说:“兄弟们,这件事情完全是我的私人恩怨,我会全抗的,第三辆面包车座下有些钱,大家拿着分了,从今天起麒麟帮解散。”

“老大,我们要继续跟着你。”那些眼眶红的小弟当中,有人喊了出来。

“跟你妈个头,一个个家里都有老婆、孩子,你们走了她们怎么办?老子这是要去亡命天涯,你以为组团旅游啊?滚吧!”

一辆独孤的面包车行驶在国道上。

周瑞心疼地骂道:“天门把那些无牵无挂的人都招收到门下,剩下全都是拖家带口的,老子就怎么生在南吴了。”

张猛问:“那咱们兄弟三个现在去哪里?”

周瑞想了好长时间:“我还没想好。”

“我去!”周瑞猛地身子向前,副驾驶挡风玻璃立马出现了脑袋大的碎裂面。

“大猛,你他娘的干什么急刹车?我可怜的脑袋啊!”周瑞用倒车镜看着自己脑袋上的血窟窿,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张猛的大臂上。

张猛哭丧个脸:“不知道去哪里我还开个屁,谁让你不系安全带。”

“你见过哪个黑组织老大系安全带的?”周瑞看了一眼后面安然无恙的马黄骠,跳下车乖乖地坐到了后面。

马黄骠从车里找出三十个创可贴给张猛贴住伤口,搞得好像脑袋上有长出个小脑袋似的,他说:“我们去江州吧!”

“给我个理由。”周瑞摇晃着自己的两个脑袋说。

“江州的王天赐欠我我以前老大风总一笔钱,到现在还没有还。”

“我去,这家伙什么来头,居然敢欠台风的钱,估计挂了吧?”张猛一脸不相信地问。

“应该没有,当时风总让我过去收这笔钱,正好赶上天门和天凤决战,我没去成。现在他成为天门十三之一,正忙对付萧氏和龙帮,这笔钱百分之八十没要,这欠条还在我手里。”

周瑞看着皱巴巴的欠条,但是一看上面的数字,他立马眉开眼笑说:“去江州!”

猜你喜欢